绝对不绝对自由

~・~

「自由不绝对就是绝对不自由」。


作为一个用中国大陆简体中文写作的人,我对来自政府的言论审查深恶痛绝,我也深信每个人都应拥有言论自由。但是当社交媒体账号因为发表煽动暴力的文字、最终导向至少四人死亡 (Fox, CNN) 而被禁言乃至封号时,我看到有人声称账号背后的人「言论自由受到了侵犯」。鉴于我希望继续站在言论自由这面旗下,我们最好看看清楚旗上到底写着什么。

言论自由与民主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九条表述如下:

一、人人有保持意见不受干预之权利。 二、人人有发表自由之权利;此种权利包括以语言、文字或出版物、艺术或自己选择之其他方式,不分国界,寻求、接受及传播各种消息及思想之自由。 三、本条第二项所载权利之行使,附有特别责任及义务,故得予以某种限制,但此种限制以经法律规定,且为下列各项所必要者为限:   (子) 尊重他人权利或名誉;   (丑) 保障国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卫生或风化。

欧洲人权公约》第10条「表达自由」表述如下:

  1. 人人享有表达自由的权利。此项权利应当包括持有主张的自由,以及在不受公共机构干预和不分国界的情况下,接受和传播信息和思想的自由。本条不得阻止各国对广播、电视、电影等企业规定许可证制度。
  2. 行使上述各项自由,因为同时负有义务和责任,必须接受法律所规定的和民主社会所必需的程式、条件、限制或者是惩罚的约束。这些约束是基于对国家安全、领土完整或者公共安全的利益,为了防止混乱或者犯罪,保护健康或者道德,为了保护他人的名誉或者权利,为了防止秘密收到的情报的泄漏,或者为了维护司法官员的权威与公正的因素的考虑。

也就是说,作为一项收到多国宪法和国际公约保护的人权,「言论自由」依赖并服务于民主社会。反过来说,在威权乃至极权统治下讨论言论自由可能会威胁你的人身自由

言论自由的维基百科上有一节就叫做「民主与言论自由的关系」,内容如下:

“Freedom of speech is understood to be fundamental in a democracy…Alexander Meiklejohn…has argued that the concept of democracy is that of self-government by the people. For such a system to work, an informed electorate is necessary. In order to be appropriately knowledgeable, there must be no constraints on the free flow of information and ideas. According to Meiklejohn, democracy will not be true to its essential ideal if those in power are able to manipulate the electorate by withholding information and stifling criticism.“

Thomas I. Emerson expanded on this defence when he argued that freedom of speech helps to provide a balance between stability and change . Freedom of speech acts as a “safety valve” to let off steam when people might otherwise be bent on revolution.

自译如下: 「言论自由被认为是民主的基石……Alexander Meiklejohn认为民主即为人民自治。为此,选民必须充分知情。进而推出,信息与思想需能不受限制地自由流动。Meiklejohn认为,若当权者可以靠隐瞒信息和压制批评来操纵选民,民主将偏离其核心意义。」

「Thomas I. Emerson扩展上述观点,认为言论自由在社会稳定与社会变革间提供了一个平衡点。言论自由为可能寻求革命的人民充当泄压阀。」

即,从西方民主政治的观点来看,狭义的「言论自由」想要解决的是选民知情问题,其背后的目的是希望选民能够接受不受操纵的信息,进而基于真实信息投票。也因此,Donald Trump的Twitter账号,作为美国总统的账号,不能屏蔽其他公民的批评,反之则不然。

那么,谈论社交媒体和言论自由的关系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社交媒体公司不是民主机构,是商业公司。你作为用户,若非股东,则对公司没有投票权,也没有由类似宪法的条文所保护的「言论自由」。事实上,你在注册时签的用户协议可能允许社交媒体公司对你做……基本上任何事。我哪知道,我也没读。

当然,即使是现在,这些公司也不是不受监管,你与公司同样收到宪法和法律的约束,而你,拥有宪法和法律所保护的权利(但愿),你可以行使这些权利,尝试说服国家司法机构,社交媒体公司侵犯了你的宪法权利。但是在宪法和法律之下,你对社交媒体公司并没有更多权威,社交媒体公司也没有承诺给你权利。

那么商业公司自然可以有自己的意见。举个例子,假设你新入职一间商业公司。从你进入这间公司的第一秒开始,你就对见到的每个人大加辱骂,每个人。我很怀疑你在第二天依然受雇于这间公司。言论自由不代表言论没有后果、不负责任,也不拓展到所有私权

因此,在现行法律下,讨论社交媒体公司删帖是否侵犯侵犯言论自由,如果只想要一个答案,那答案是很清楚的。

但是法律不是死的,事实上法律对于社交媒体公司的监管也确实是滞后的。如Twitter的社交媒体公司,虽然是私人商业公司,事实上依然体现了公共机构的部分属性,它与用户个人的权力关系也并不对等。那我们不如基于此,来谈谈作为事实上的公共机构的社交媒体公司与言论自由。

「撒谎与愚蠢的权利」

言论自由不是天生的,是民主先驱们争取来的,是受宪法保护的,存在也是有目的的。然而法益不仅有个人法益,还有超个人法益。保护言论自由也应考虑超个人法益是否受到侵犯。

用眼下的COVID-19瘟疫作比:咳嗽这个行为,当然可以被理解为人身自由范畴内的行为,但是如果你在当下朝别人咳嗽还说你身染新冠,那你可能会被指控威胁、妨害、骚扰。从超个人法益的角度讲,传播恐慌和传播疾病都可能会平白引发社会动荡,危害到更多人。

就这次讨论的问题本身来讲,Donald Trump的言论也很可能属于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的言论自由的例外:美国最高法院曾表示当「提倡使用暴力或违法行为」的言论「目的在于煽动或造成 迫在眉睫的非法行为 (imminent lawless action)」并「很可能煽动或造成这样的行为」时,这些言论不受保护。而更多对2019美国总统选举舞弊的无端指控则很可能落入「对于事实的虚假陈述不受宪法保障」的范围。

抛开法理,作为社会中的个体,如果希望以社会的形式生活,那为了大家都能生活,每个个体都必须放弃部分自由。而大家达成共识而放弃的个人权利,即为社会共识,成为社会讨论的基础。如果我们同意人生而平等,我们认为自己的生命极其宝贵,那可以得出社会中的每个人的生命都无比宝贵。我也希望生活在一个同理心社会。

有一种观点认为,基于言论自由,人们有撒谎的权利,有愚蠢的权利。我大体同意。但是当谎言的目的是煽动暴力,当愚蠢的与转发扩大了谎言的传播与参与,当以上种种最后夺走了多条无比宝贵的生命,我们需要重新权衡:保护这里的个人言论自由对社会几乎没有任何实质益处,充其量是高举了个人言论自由的理念。而代价呢?代价是人命 (当然还有民主的动摇但主要是人命)。

如果你认为相比「个人言论自由」的信念不被侵蚀,区区几条不相干的人命又算什么,我知道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你可能会感兴趣。

「商业公司竟然有了政治立场!」

对于讨论的另一端,Twitter (或者说所有社交媒体,甚至是所有商业公司),许多人的不满来自于其「明显的政治立场」。

但是商业公司当然有政治立场,商业公司一直有政治立场,不过它们一般被称为「社区规范」「用户守则」「The Twitter Rules」。这些规范在不与现行宪法/法律冲突的前提下,自洽地(但愿)体现了公司的意志,并得到的用户的同意 (你自己点的「同意」)。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但愿),你在Twitter发儿童色情内容被发现,你(的账号)就会被赶出这个社区。

当然,我认为这些不满于Twitter的「明显的政治立场」的人,实际上不满的是其看似鲜明的党派立场。但是我认为与其说这是商业公司的问题,倒不如说美国政治光谱一直在右移:当你党派的立场是小政府自由市场,保持中立很简单,很多共识可以被达成。但是当你党派的立场是种族歧视可以被接受,民主投票结果可以被无视,那供保持中立的立场就实在很小了。如果说不作为就是在目前存在的政治光谱上画一个中线,而这条中线跨过了「为了维持权利而散播谎言,煽动暴力,最终致人殒命」,那所谓「中立」本身就是明确的支持党派政治立场。也就是说,当党派立场变得极端,更多问题会「变成」党派问题,更多表态也会被认为是选择党派立场。

「你们民主国家也做言论审查啊」

有人把社交媒体的以上行为与极权国家的言论审查作比。我认为这里的区别非常重要。

基于上述两点,言论自由并非绝对自由而没有边界,商业公司也并非没有政治立场。因此直接说「言论应当绝对自由」「商业公司应当保持政治中立」并无甚道理,「绝对的言论自由」「政治中立的商业公司」也本就不存在。我们应具体分析言论审查的对象和目的。我甚至同意,商业公司当然会收到政府/党派的影响,甚至是压力而作出决定。但是具体行为上,本次事件中社交媒体的「言论审查」,其对象是煽动暴力的谎言,其目的是保护人民人身安全和维持民主秩序。极权国家的长期存在的言论审查的对象是什么呢?很多是政治批评,或「异见」,而其目的则是操纵民意和维持统治。而为了彻底践行这种审查,人,是可以被牺牲的

「自由不绝对就是绝对不自由」

回到开头这句话。绝对 [此处插入定语] 自由八成是不存在的。任何形式的「绝对自由」都是很难存在的。

但是作为被拿来引用的一句话,这句话实在非常朗朗上口。然而短暂的搜索并没能让我找到其来源。最接近的是「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这里「忠诚」的对象是中国共产党。

Some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